我的信息方法论(一):原则

Author Avatar
ddlee 7月 02, 2018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本系列文章试图对我自己的信息方法论做一个梳理和总结。本篇主要谈原则和态度层面上,我所相信和推崇的一些观点和形态。

模型

信息+信息所依托的形式—>渠道—>接收者—>对接收者产生影响

上面的逻辑粗线条地描绘了我对信息的接收和处理的Pipeline,其中有三个关键点:

  1. 信息不仅包括内容,还包括来源。就我对自己的思维方式的观察来看,我有高度依赖先验的习惯。在对一条信息的内容做出处理时,以来源为代表的辅助信息就至关重要,它们是我在对内容做出判断之前的优先处理的对象。我们对信息的要求应该是严苛的:我们远不应止于读出构成语义的部分,对这部分语义来源的考察,支撑其语义成立的其他信息等等,都是必须要认真处理的部分。举例来讲,任何一个提供下载文件的连接旁都应该附加其某种编码(如MD5),来方便验证这一文件的来源。

  2. 所使用的工具应该辅助我选择,而不是替我选择。这里“辅助”的边界有必要作进一步的解释,一般来讲,我仅仅要求工具帮我提供筛选信息的界面,但我也对相对准确的部分个性化推荐引擎保持容忍。我抵制“热门”式的大众化推荐。从这一点上讲,我对工具提供的接口水平保持高度的敏感,我常常会注意某项工具和服务替我做出了哪些选择。

  3. 信息在被应用之后才产生价值。这里的“价值”是指针对个人的发展来讲,而非通过倒卖信息等获得的经济利益。信息通过个人的验证、处理、应用后,构成个人观念或知识体系的一部分,并在之后个人的工作、决策等活动中起到帮助作用,这是我对信息对个人产生价值的基本逻辑。在无法将信息及时应用时,让信息参与自己的思维活动如写作,是最有效的处理方式。

“包装”:筛选信息的依据

包装这个词其实有些笼统。我所指是信息在被理解为实际语义前被附加的部分,也是我们的语言系统所解构的部分。更具体地,这则信息所使用的表达方式、语气情感、论证方式与逻辑链条等等。解构这些包装是我们的语言系统自动完成的,而它们对精准理解信息所表达的语义又相当重要,甚至会影响我们对实际语义的判断。远如古诗文的修辞、近如信息传递人的表情等,都在影响着我们理解信息的过程。

因而,对信息“包装”的判断是筛选信息的关键之一。就我个人而言,情绪化、修辞/修饰语滥用、判断多于论证等现象常常是我主动屏蔽很多信息及其来源的依据,而不幸的是,就我的观察,大部分信息都存在这些弊病。

媒介:信息还是体验

马克卢汉有个著名的论断:媒介即信息。信息本身依托媒介存在和传播,而它本身也被媒介所塑造和筛选着。

纵观我们的文明史,语言的产生无疑是推动人类文明进入高速发展的关键事件,再至,印刷术的发明和推广,让我们的文明信息找到了DNA之外更加廉价和方便的传承方式。从进化的角度看,文字,是最古老也是我们的语言系统最先适应的媒介形式。

我曾在自己的萧爽楼博客的关于页面这样赞美文字:

文字太模糊了,不足以让你记起全部的细节,你只好亲自走回去,回到青葱的岁月,像看故事里的人物那样看看那时的自己;

文字又太准确了,这些陌生又熟悉的字眼,这些亲切又早已忘却的句子,就像当年的自己把故事亲口哼唱给你听,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文字脆弱,却又力量无穷。

用文字表达和理解文字的过程是要求大脑的语言系统充分参与的,而这也是塑造我们自己思考方式和思维习惯的重要时刻。相比后面要谈到的媒介,文字是最“累”的,但却是最有质量的。

近代以来,多媒体技术的发展让我们有机会通过更贴近感官的方式理解和传达信息。但需要引起注意的地方是,信息的内涵被扩展了:它有时退化成了并不需要语言系统参与的纯粹的体验。

从追求特效和视觉震撼效果的好莱坞电影和短小、高重复的视频流,这些媒介在事实上剥离了信息本身,它们仅仅在传达一种可以让你轻易触达的体验。在我看来,有这些特征的媒介应当引起警惕,它们并不是在传递和记载信息,那些只是体验而已。

习惯接收和处理体验而非信息会造成懒惰,也会让我们不自觉地简化原本需要复杂表达和精确表述的情感和语义。

举例来说,我几乎不用EMOJI之外的任何表情图片,我会尽力用语言文字来进行表达。在真正要描述自己的感受时,如果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熊猫人的郁闷脸,对我是莫大的悲哀。遗憾的是,这些表情正蚕食着我们的聊天甚至阅读环境,它们所传达的体验正替代着本应由语言发挥的信息表达功能。

更令人痛心的是,我们的教育系统并没有在语言的表达能力方面给予学生健康的指导,而且就今年的高考作文题目看,作文竟然被迫还要承担一部分政治教化的功能。

作为接收者的交互,渠道之角色

在信息的创造者和接受者之间,信息本来是一次性的传递。周期性的发送和接受,则构成了信息分发的最原始模式:订阅。

对接受者而言,订阅是其把控的主动选择。报纸、杂志是订阅模式较早的例子,在这些媒介下,信息的创造者(报社)自己控制分发的渠道,创造者和接收者之间形成简单的二元图关系。

而当传播和接受的需求逐渐扩大时,二元图模型维持这样庞大和规模化的分发任务的弊端就显现出来。这时,渠道,作为一个独立的信息传递节点,开始在信息的产生和接收两端起到标准化和整合的作用。这一点,映射到商品市场上,就是超市的产生:顾客无需去不同品类的商店分别购买商品,而是与作为中间商的超市交互。

在互联网领域,搜索引擎逐渐代替门户网站的功能,成为互联网这一媒介所承载和传播信息的整合者,而在整合过程中加入有目的的信息——广告,就形成了搜索引擎公司的商业模型。

随着渠道作为整合者角色的加入,对信息的接收者来说,推荐成为了一种新的信息分发模式,与订阅的二元化选择相比,推荐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也使得交互过程能够反复进行。

然而,推荐在某种程度上是渠道的夺权:作为接收者,我们让渡了一部分自由选择的权利和机会;作为创造者,我们接受了来自渠道的筛选;对于两方来说,都会不可避免地受到渠道的挟持。

认识到这一点在信息收集渠道的选择上至关重要,我需要认清渠道代表我作出了哪些选择和判断。

我为什么选择RSS

我最推崇的一项技术(更多的应该是一份协议)是RSS,全称Rich Site Summary。

RSS可以理解为信息产出者和接收者之间约定的一份公约,它是遵循原始的订阅模式:由产生者为新内容提供一份标准化的摘要,而接收者则使用通用的代理程序定期检查和抓取这份摘要。RSS以不触及信息本身的方式标准化了产生者和接收者之间的交互,并保留了各自原本的权利。

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来说,大部分渠道像个市场,到处充满了叫卖的商贩,它让你体会到选择的丰富之时,精力也被眼花缭乱的广告分散,而RSS则像是一份邀请你到某个并不相识的人家中(博客)做客的信函: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也谈社交平台

对我来说,社交平台并不成为信息的来源,至少我不期待它能够发挥多少作为信息来源的作用。如我在信息的包装一节中所谈,微博和微信朋友圈这种短信息流是相当差的信息组织形式,它在很多情况下不能完整地传达一个可以自证的观点或是客观描述一项事实。我从来不会把它们当作是信息的来源,它们仅可作为一项索引,向我表明某件事情可能值得关注。

在这一过程中,好友也作为信息的筛选着和分发者,他们所提供的意见则可在相当程度上为信息提供是否值得进一步审阅的根据。大部分情况下,社交平台只会发挥其沟通和通讯的功能,我不会在其身上花费更多时间。

总结

我认为文字是传达信息的最好载体,我们需要解构包装信息的逻辑和修辞比喻等附属之物,获取真正的语义并内化为自己的一部分。RSS保留了订阅者和信息产生者各自原初的界限和权利,是比渠道更单纯的信息收集方式。在之后的文章中,我会再梳理实践中的做法。

系列文章: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ddlee
本文章遵从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这意味着您可以署名转载本文章,并附上此协议。
如果您想定期获得关于我的博客文章的更新,欢迎订阅东东月报

本文链接:https://blog.ddlee.cn/posts/3a6233e2/


相关文章